夏日纳兰词读:簟纹灯影一生愁,究竟是相思还是悼亡?

      2020-06-02 00:00:50

    “正是轱辘金井,满砌落花红冷。

    蓦地一相逢,心事眼波难定。

    谁省谁省?从此簟纹灯影。“

    纳兰性德《如梦令》

    纳兰性德诗词中的夏天是描写的非常少的。纳兰性德写过梨花,写过春尽,写过秋柳,写过寒月,但是对夏天的花和景色涉及较少。

    而且需要细细分辨才知道,哪些诗词是写的夏天,比如有一首《生查子》,是写得合欢花。“不见合欢花,空倚相思树。”对于大家经常歌咏的莲花,他写得少,而且是和佛经,中元节相联系。

    这是为什么呢?其实很简单,他的妻子是农历五月三十日去世的,而那个时候他不过23岁。或者之前他曾经写过夏天许多诗词,但是自从妻子死了之后,他所发表的饮水词和之后的词里,关于黯淡的夏天和心境相连,所以很难看到关于明丽夏天的句子。

    那么在这样一首词里,如果不用心体会,只流连在表面的音韵节奏里,你会认为这是一首写浓情相思的诗词,甚至会忽略它的季节。

    ”正是轱辘金井,满砌落花红冷。“这写的其实是夏天时节,井水深院,榴花开落的深深庭院。

    “蓦地一相逢,心事眼波难定。”在不经意间,遇见了心上人,那种天然的吸引和心情的震荡,会流露出来,这应该是有情人遇见心上人那种心情的震荡和慌乱。这就是爱的感觉。巨大的吸引和不能确定感,卷入爱和相思的心潮。

    让人澎湃,也让人似乎失措。很多人的初恋不是如此吗?这些慌乱断碎的感觉,多年之后凝结成最美的青春和爱情回忆。

    “谁省,谁省,从此簟纹灯影。”这句话表面看起来如此的简单,从此以后,我就在席子上辗转相思。求之不得辗转反侧。

    这是一首难得的纳兰性德写夏天相思的诗。但是果真是只是相思吗?

    簟纹灯影,这是夏天的竹席与夏天的烛火。但是这个4个字的背后,又有怎样的深意?

    宋朝之后的簟纹如水帐如烟,多半描写的是夏天的闲情,铺展夏日的佳人与清凉,但是除了宋朝,往上看,以含蓄见长的李商隐,在妻子死后只用了一句话表达悲伤“欲拂尘时簟竟床。”

    而更早是美男子潘安对亡妻的思念“展转盻枕席,长簟静床空。”这许多已婚人士的古代诗人心里,簟席是和妻子分不开的。而熟读李商隐诗的纳兰性德不会不知道。

    就这个“轱辘金井”,都很有李商隐的味道,玉虎牵丝汲井回。

    这是回忆中最美的相逢的表达。如果一个人能够将过去如此细致的回忆,实际意味真实的恋情已经结束。只有过去的才可以尽情温慰。因为没有现实的不确定,反而投入更多的感情。所以这一首诗是回忆已经死去妻子,和她夏天在定情之前的初遇。

    他的妻子比他小两岁,是已经过世的汉旗官员的女儿。从门当户对的角度,纳兰性德应该是娶有满蒙血统的皇族或者贵族女孩。这桩婚事,有很大程度是纳兰性德自己的心愿促成。

    也正是这种纳兰性德的一见钟情,使他们的婚姻分外恩爱。但也正是如此,妻子的早夭,让纳兰性德无法摆脱愧疚回忆与悲伤。

    “谁省谁省,从此簟纹灯影”不止是相思,而更深的指向悼亡。因为那最美的初遇,后来是他一个人真正的“簟纹灯影。”他的思念像这首小词的名字一样,令人哀伤,如梦令。

    那么在纳兰性德的另一首《浣溪沙》里,重新出现了“簟纹灯影”,足以证明这4个字所表达的意境非常符合他的内心。

    “微晕娇花湿欲流,簟纹灯影一生愁,梦回疑在远山楼。残月暗窥金屈戍,软风徐荡玉帘钩,待听邻女唤梳头。”

    纳兰性德在这一首词里,是描写一个思妇的状态,又是一年的夏夜,她独自半梦半醒,思念着自己的丈夫,天已经快亮了,她却很早就醒来,看着天上的月亮和早上的风吹动帘钩。

    簟纹灯影为什么一生愁?那不是词中思妇的,是纳兰性德自己的悲伤。他在每个夜里都忘不了他的妻子。

    纳兰性德并不是只有卢氏一位妻子。他有侍妾,有续弦,甚至还有才女沈婉愿意给他做妾。

    但是这些后来的女子无论多美多有才,都不再能给他卢氏那种爱情与结发深情的感觉。

    簟纹灯影一生愁,不是指现实上的,是指精神上的失伴和孤独。

    纳兰性德关于夏天的诗词非常少,但如果你了解他妻子死亡是在夏天的时间背景,你会发现纳兰性德一直有着李商隐式的节制。

    不多写的,才是最深与最真的。

    初衣胜雪,为你解读诗词中的爱和美。图片来自网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