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县有朋发迹史:无学历无背景,如何33岁就掌控了整个日本陆军

      2020-06-30 12:00:36

    乱世出反贼,也出枭雄。

    明治维新功臣、日本陆军之父山县有朋,就是一例。

    回望其一生,33岁就成为日本陆军实际掌控人,靠的是什么?

    他出身低微,也没有进入高校学府混文凭,在倒幕维新的日本大变革中,想逆天只有一条路:打。

    配图

    一、卑微、坎坷的少年

    1838年的6月,也是这样一个多雨的夏季,在日本长洲藩荻城近郊的川岛村,一个低级的武士家庭,诞下一子,他就是山县有朋。

    山县之父,名山县有稔,是一个十分卑微的“准武士”。

    为啥是准武士呢?

    古代日本武士,等级森严,从最上层的征夷大将军,到大名到最低级的“足轻”,中间有十几个阶层。

    山县家所处的位置,连个最底层的足轻都不是。

    但由于其祖上是武士,所以在发生战斗时,山县也有资格拿武器参战。

    尴尬的是,其作用,也就是个打旗的。

    古代日本打仗,是由武士组成武装部队,一般平民没有资格当兵。

    武士世袭,较平民来说,地位高,且深具优越感,可以杀人而不为官所究。

    山县有稔虽是武士之后,但地位甚底,也不佩刀,一个低微的仓库协理员而已。

    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,这山县有朋,从小就是仰望着可恶的双刀武士,可望不可即地长大的。

    阶级的固化注定了人的一生,山县晚年回忆,“门第制度有如杀父之仇”。

    儿时的山县,好习武,擅柔道,最大的梦想是进入武士阶层。

    “我是一介武夫”,成为激励其成长的座右铭。

    5岁那年,其母死亡,之后由祖母把他带大。

    其祖母性格刚强,一心一意要把他培养成武士,为此她经常以自杀对他相威胁,以激励其立志奋斗。

    日本女人在古代地位极低,除了服从没有任何话语权,自杀或许是她们表达强烈诉求的最后筹码。

    1865年,其祖母的夙愿得以实现,79岁的她,终于投河自尽了。

    不过,此时的山县有朋已经长大成人,27岁,成为军队中的一个小队长。

    但这个军队,不是“光宗耀祖”的那种幕府之兵,而是推翻幕府的民间“奇兵”。

    山县有朋

    二、30岁前,打了3仗

    少年立志入武士,长大成人废武士。

    山县有朋的人生急转弯,发生在15到20岁之间。

    他的老家长洲藩,是尊王襄夷的据点,1853年,美国佩里“黑船”打开日本国门,震动朝野。

    15岁的山县,在这一年参加了长洲藩的尊王襄夷活动,剑指垂危之幕府、西方之列强。

    20岁那年,经人推荐,他进入被称为“明治维新胎动之地”的松下村塾,成为明治维新先驱吉田松阴的门下生徒。

    虽然在这个“私立学校”只上了两个月的学,但所受尊王思想之冲击、洗礼,终身难忘。

    要知道,幕府之下,尊王,是可以杀头的。

    看一个人的现在,就看他的历史,看一个人的未来,也要看他的历史,总是不会错的。

    山县有朋在这里结识了伊藤博文、木户孝允,成为倒幕派中新锐一员,从此立志要完成王政复古大业。

    松下村塾,明治维新的“胎动之地”

    成就山县的,是之后的3场大仗。

    第一仗,是1864年。

    在参加抗击英法荷美4国联合舰队炮击下关的战争中,26岁的他身先士卒,右腕和腹部中弹。

    不过,此战让他成为襄夷运动的先锋。

    此战虽然大败,却让他见识了西方人的坚船利炮,实在碰不得。

    从此,他放弃襄夷,转而一心一意尊王、倒幕。

    第二仗,是1865年。

    作为骑兵队的一个队长,他与长洲藩的俗论党激战。

    俗论党革命意志不坚定,对幕府恭顺屈从,山县带兵破之,夺回其藩政权。

    第三仗,是1866年。

    这一年6月,幕府将军德川亲任总指挥,发动了针对长洲藩的大举征讨。

    山县有朋指挥其奇兵队,以少胜多、以弱胜强,意外地战胜了幕府军。

    这一战厉害了。

    因为他所谓的“奇兵队”,根本不是什么正规部队,而是由破落浪人、富农、小市民组成的“民兵”。

    谁能想到,一帮“乌合之众”,最后竟然打败了幕府将军的正规部队。

    虽然事由天时地利人和决定,但此战一炮走向,山县不想出名都难。

    此战奠定了山县在倒幕中的领导地位。

    但对他意义更大的,是奇兵队的带兵经验。

    因为,在过去几百年的历史中,除了武士,是没有人能组织起来武装部队的。

    山县草根出身,不仅组成了倒幕奇兵,还发现这些志愿参加倒幕的“乌合之众”,凭一腔倒幕尊皇的爱国热情,战斗力实在可畏。

    有了这样的经验,10年后,山县有朋终于提出改变日本历史的平民征兵制。

    三、31岁,取得世袭俸禄

    出身决定奋斗史,打仗决定功名禄。

    3年3大仗,让不到30岁的山县有朋,在长洲藩倒幕运动中,犹如一颗冉冉升起的耀眼明星。

    垂危的幕府政权,给了维新志士历史机遇。

    1868年,是终结260年幕府统治的关键一年。

    这一年,发生了关乎维新运动生死存亡的戊辰战争。

    这时的山县,已经当上了北道镇抚总督。

    戊辰之战从1月打到翌年6月,其中最关键、最激烈的,是山县有朋指挥的长冈若松等战略要地的战役。

    此战,山县以“骁勇善战”闻名全军。

    倒幕成功后,因赫赫战功,山县被天皇赐予600石的俸禄——世代享用。

    这一年,是1869年,他仅31岁。

    左为山县

    有实力、有战绩、有资历,他是新政府重点培养对象,被派往欧洲考察军事,以筹建明治军队。

    当时,对明治政府的新军队如何建立,存有争议。有赞成从藩兵中征集的,有主张从平民中征集的。

    山县有朋在军中虽有功绩,但实力还远不如西乡隆盛、大村益次郎;

    在政界的声望,也远不如伊藤博文、大久保利通等;

    所以此时的他,还左右不了政局。

    33岁,只能算是一个“潜力股”。

    但是,在人生的奋斗都积累了一定时日后,机遇很快来了。

    1869年,他出国考察英、法、德等军事强国,转年8月才回国。

    回来之后他就发现,兵部省换天了。

    换什么天了呢?

    四、33岁,成兵部掌权人

    1870年,考察欧洲1年半的山县有朋回国后,发现在军中极有威望的老大、主张军制改革的大村益次郎,遇刺身亡了。

    当时的兵部省,设有兵部卿、兵部大辅、兵部少辅、权大丞等职。

    兵部卿,一般由皇族亲王担任,挂名而已,实权在兵部大辅手中。

    大村益次郎是首任兵部大辅,但军改中由于触动太多人的利益饭碗,被武士行刺,以身殉职了。

    而继任的前原一诚,因为与木户孝允不和,无法推动政府新军的组建,索性称病辞职了。

    这一下空出了军部关键位置。

    兵部大辅,虚位以待。

    明治天皇

    回国后,被明治天皇亲自召见,这对山县来说是头一遭,一个平民草根,能面见天皇,是想都不敢想的事。

    天皇年龄也不大,比山县还小10几岁,热血青年,一心想学西方体制彻底改变日本,所以一见面就问他的考察心得,对军队组建的想法。

    山县详述德法军制利弊,对比日本谈未来,一张蓝图绘到底,我维新日本的军队,应该这么这么造……

    天皇一听有见识,和几个维新领导人一商量,就让这个小伙子干吧。

    于是,山县有朋就这样当上了兵部大辅。

    33岁就位列朝臣,成为了军队的实际掌控者。

    山县的“成功”告诉我们——

    出身很重要,但时代更重要;

    功绩很重要,但机遇更重要;

    能力很重要,但人脉更重要。

    这些因素,每一个都很重要,但叠加在一起,才是更重要。

    山县有朋

    五、陆军之父

    最后,我们有必要认识一下山县,他究竟为日本做了什么:

    山县有朋一上任,就开始了决定日本军队70年的大改革。

    所谓自古“英雄”出少年,新锐的血液才能维新。

    山县有朋,首先对军队的官制进行了改革。

    陆海军分家,兵部省没了。

    成立陆军省、海军省,山县成为海军省的首任陆军大辅。

    之后,全国建镇台,设立军管区,4个变6个。

    再之后,军政军令分开,成立了陆军参谋本部,自己当上了首任参谋总长。

    还有,他发布了控制军人思想的《军人训诫》,操纵天皇颁布《军人敕谕》,洗脑兵营70年。

    二战日军如此极端,就与这有关。

    在所有山县的军制改革中,最具有划时代意义的,最具影响的、最大的一次改革,就是平民征兵制。

    大村益次郎之死,就是死于全国征兵。

    山县的意义在于,把大村的遗志变成了现实。

    前文说了,他发迹时带领的“奇兵”队,一举大败幕府军,这给他带来实践层面的信心。

    之后欧洲考察1年半,发现全国征兵在国外早有先例,给了他制度上的勇气。

    于是,在与各大佬商议后,1872年11月28日,他操纵天皇颁布了《征兵令诏书》。

    他详解征兵规则,主要意思是:

    ①皇军诞生

    为天皇而战,打造属于天皇的日本军队,所谓明治建军,“皇军”由此诞生。

    这在过去是没有的,过去的军队都是幕府的,藩主的;

    ② 平民可当兵

    古代只有武士才有当兵的资格,现在,“不分士庶”,士农工商,所有平民都可以报名了。

    这等于终结了武士的特权,武士阶层随之淡出历史时代。

    ③ 全民皆兵

    山县说,通过征兵,要使“全国四民(士农工商),男子至20岁者,皆编入兵籍”。

    按照其设定的预备军、常备军、后备军和国民军4种兵役,全民所有成年男子,都将是兵。

    事实上二战的日本,就是如此。所以,山县的征兵令,在一定程度上,就是军国主义的滥觞。

    二战日军

    山县征兵令影响日本70年,后人评价,“单就征兵制这一点而言,山县的功绩是同伊藤博文制定宪法相匹敌的。”

    如果说明治维新的时代机遇,成就了草根山县,那么,历史证明,山县这个陆军之父,也成就了明治、大正和昭和三代天皇,以及那些时代下的日本军事。

    这其中,有一个事实常被人忽视,那就是:

    世人皆知日本军国主义之恶,却鲜知山县原是军国始作之俑。

    ===========

    参考文献:

    生田惇 曹振威《日本陆军史》;

    服部卓四郎《大东亚战争全史》;

    孙耀珠《山县有朋研究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