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为帝王四次出家为僧,大臣花钱将其赎回,最终还是被活活饿死

      2020-06-30 12:00:38

    文|小熊前言

    他在位的近半个世纪,是整个南朝数百年历史里,持续时间最长、经济文化最繁盛的时期,被称为“文物之盛,独美于兹”的“天监之治”。

    然而最后却因“侯景之乱”,不但让他自己身死国灭,成为史上著名的前明而后昏、晚节不保的君主。

    他就是南梁政权的建立者——萧衍。

    作为西汉名臣萧何的后代,萧衍在刚出生的时候就与众不同,显示了与其他婴儿不一样的体貌特征:显示了与其他婴儿不一样的体貌特征:《梁书》载,“顶上隆起, 有文在右手曰‘武’”

    非凡之人,注定从小到大都卓尔不凡,和所有的乱世名臣一样,萧衍也在年轻时就显现出了过人的才华,“博学多通,好筹略,有文武才干”。

    即使他初入仕途时的官职只是卫将军王俭府上的一名“祭酒”(相当于参谋),但眼光独到的王俭一眼就看出,这个年轻人前途不可限量。

    王俭还偷偷地告诉身边好友:我认为小萧同志不到30岁就能到侍中,以后前途不可限量啊!“三十内当作侍中,出此则贵不可言”。

    在南朝,当时的侍中往往等同于实际上的宰相,权力极大。王俭预言萧衍不到30岁就会坐上侍中之位,可以说是非常高的评价,侧面也体现出来了萧衍的能力超群。

    年轻的萧衍不负众望,一路飞黄腾达。

    南齐明帝死后,少帝萧宝卷即位,滥杀群臣,京都动荡,人人自危,萧衍趁机于襄阳起兵,仅用一年时间就攻下建康,执掌朝政,平定了紊乱的局势。

    永元三年,萧衍组织军队围城,将当时的皇帝萧宝卷杀死,次年自立为帝,建立梁政权,论成就帝业的速度,可以说是史上罕有。实用主义的忠实信徒

    说起梁武帝,我们对他的第一印象是崇尚佛教。

    其实,在天监三年之前,他都是崇奉道教的。《隋书·经籍志》:“武帝弱年好事,先受道法,及即位,犹自上章,朝士受道者众。”在天监二年,他“置大小道正。平昌孟景翼,字道辅,时为大正,屡为国讲说。”

    让人感到意外的是,天监三年梁武帝摇身一变,从道教徒变成了一个佛教徒。《广弘明集》:维天监三年四月八日,梁国皇帝兰陵萧衍稽首和南……弟子经迟迷荒,耽事老子,历叶相承,染此邪法。习因善发,弃迷知返,今舍旧医,归凭正觉。愿使未来世中,童男出家,广弘经教,化度含识,同共成佛。宁在正法之中长沦恶道,不乐依老子教暂得生天。

    然而信佛归信佛,道教的炼丹一样却也没落下,所谓的舍道信佛成为了一场笑话。天监三年,夜梦有人云:“丹亦可得作。”是夕,帝亦梦人云:“有志无具,于何轻举,式歌汉武。”帝久之方悟。登使舍人黄陆告先生,想刀圭未就,三大丹有阙。

    从天监四年到天监六年,陶弘景三次开炉炼丹,都以失败告终。

    江苏南京南寺

    到了梁武帝约定的期限后还是没有成功,陶弘景请求梁武帝批准其东行,梁武帝没同意,逼得陶弘景只得乔装偷偷离开茅山,以免由此而来的责难和祸端。

    而我们的梁武帝,在陶弘景为之炼丹的同时,还让邓郁为他炼丹。“(邓)宜都夷陵人。天监四年湘州刺史杨公则携下都,启闻,进见。权住蒋山,后敕给九转药具,令还山营合。”

    天监七年四月到天监十一年十月,当陶弘景回到茅山时,梁武帝依然没有放弃炼丹的执念。

    天监十三年建“朱阳馆”以为炼丹新址,陶弘景以病相辞,梁武帝“诏不从”,执意让陶弘景为他炼丹,无可奈何的陶弘景只好再次开炉炼丹,数年后,终于炼成九转丹。

    万万没想到的是,哪怕已经斥巨资还花费了长达20年时间的炼丹活动,在这样热切渴求的情况下,梁武帝却在金丹炼成之时不敢服用。

    只能说这老头儿实在是让人捉摸不透。《南史·邓郁传》云:“梁武帝敬信殊笃,为帝合丹,帝不敢服。”侯景之乱

    登上皇位后,萧衍勤理政务,即使寒冬也坚持五更起床,批阅奏章时,就算手冻裂生疮也不曾停笔。

    在萧衍的励精图治下,南梁国势迅速强盛,军威更是到了“南军百年未有之盛”的地步。

    五年之后,随着北魏惨败,萧衍的声望也如日中天,南齐末年丢失的淮北和汉中两大战略要地,也陆续被南梁收复。

    彻底解除国家外部威胁后,萧衍继续他节俭的生活,长年布衣素食;五十岁后便不近妃嫔,一直禁欲修身到寿终,还亲自倡导文治。

    萧衍的博学多才几乎可以说在历朝历代帝王中无与伦比。

    在萧衍的治下,南方地区经历了四十余年的休养生息,经济文化迅速发展,在历史上文治真正第一次压倒了北方中原地区。

    然而,这样一个在史书记载中,前期表现几乎完美的明君,却也不可避免的疑心极重。

    梁朝的开国功臣都不得重用,而各大望族的高门名士被授予高官厚禄。

    那些权贵不但常年为非作歹,鱼肉百姓,哪怕意图谋反,萧衍依然睁只眼闭只眼。

    到了萧衍晚年,他沉溺佛教,萧氏王公愈发横行无忌,骄奢淫逸,视律法为无物,更有晚上打家劫舍,白日当街闹事杀人者,萧衍对此一味宽纵,只表面训斥几句并不处罚。

    罪犯纷纷躲在王侯之家,执法人即使知道他们的下落却也不敢进行搜捕。

    萧衍自恃才高,越到晚年越是刚愎自用,越是会溜须拍马、一味逢迎的朝廷官员,越能在朝中混得风生水起。衍好人佞己,末年尤甚。

    对当时皇族亲贵、高门士族和贫寒百姓的尖锐社会矛盾,萧衍无力从根本上解决,而是一味倡导佛教,妄图从精神上麻醉广大百姓。

    527年,年已六十的萧衍却脱下龙袍,来到同泰寺当起了和尚,被大臣们劝回。

    闹剧暂且结束了,不过后来他玩的更出格……

    他四次出家为僧,勒逼群臣耗资四亿钱给佛寺,将他“赎回”,更大兴土木建立佛寺,举国上下都在打造高大上的顶级佛寺,佛塔,折腾来折腾去的,国库也没剩几个钱了。“南朝四百八十寺,多少楼台烟雨中”

    当萧衍不顾群臣反对,接纳东魏叛将侯景归附时,万万想不到竟是引狼入室。

    侯景率领八百亡虏南下,通过对名门望族、皇亲贵戚的烧杀掳掠,赢得大量支持,得以啸聚十万之众,攻破台城,将萧衍和梁国一众亲贵重臣尽数俘虏。

    萧衍一败涂地沦为阶下囚后,还是不知收敛的摆皇帝架子,因此饮食惨遭苛待,一代雄主,近五十年太平天子,最终竟在年迈的八十六岁之际,被活活饿死。

    临终前,梁武帝觉得口苦,想喝蜜却不可得。两声“荷!荷!”成了他最后的遗言。总结

    自古都是成败论英雄,萧衍最终作为一个丧身之君的悲剧君王被载入史册,曾经辉煌的文治武功尽被世人忽略,舍身出家、亿钱赎身之举也被当做年老昏聩的谈资笑柄,悲呼。